切换到宽版
  • 316阅读
  • 0回复

战“疫”暖故事|冬日里的那抹“绿色”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— 本帖被 njrbxjz 从 信息公告 移动到本区(2020-03-13) —
     “我开启了等待爸爸的模式,有时打电话给他也没人接听,发给他的作业也没有了回音……”这是致远外国语小学二年级学生谢沁莀,在作文中写的爸爸。
    
     谢沁莀的爸爸谢宇静是南京市公路处路政高速一大队大队长。大年初二返岗工作,从9号开始和同事一起在宁洛高速驻点。宁洛高速是河南、皖北车辆进入江苏的主要通道之一,也是江苏 20 个省界控点中,流量最大的一个。因为疫情防控工作艰巨,谢宇静和同事必须每天在宁洛卡扣执勤,不能回家。
     10多天来,谢沁莀只在电视里看到了一回爸爸。在作文中,谢沁莀说:“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,爸爸,静候您的归来!”

南报融媒体记者 钱红艳
作文:
冬日里的那抹“绿色”
致远外国语小学 二年级 谢沁莀
庚子年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晚,大年初一我照旧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外公家过年。在车上我仍然叽叽喳喳地聊着我感兴趣的话题,数着路边的一个个鸟窝,憧憬着晚上就能看到的烟火。而爸爸妈妈谈论到“新冠”“疑似”和“最美逆行者”这些话题,我听得摸不着头脑,心想这离我的生活应该很远,结果似乎并不是我想的这样,刚到外公家一天,我们的平静被爸爸午饭后的一通电话打破,爸爸接到支队的命令要返回岗位,妈妈默不作声地收拾行李,我强忍着不满,不情愿的和爸爸妈妈返回南京。
爸爸从这一天开始,就变成了一只昼伏夜出的猫头鹰,吃完简单的晚饭出门到第二天中午回家,睡会又吃饭出门,就这样简单的循环,我甚至一天和他也说不上几句话。他可是家里的开心果啊,这么一来家里就出奇的安静。突然有天爸爸中午也没有回来,妈妈告诉我爸爸在宁洛高速驻点,暂时回不来了,就这样我开启了等待爸爸的模式,有时打电话给他也没人接听,发给他的作业也没有了回音。
元宵节这天,我和妈妈守在电视机前看着新闻,报道中,突然闪现爸爸的身影,寒夜中他在车流中来回地巡视,只看见他的那件绿色的反光服不停地前行,”是我的爸爸,他在那里,他在那里!“我兴奋地叫起来。记者阿姨将镜头对准了爸爸,爸爸坚定地说,”等待春暖花开时!武汉加油!中国加油!”这时我似乎知道了些什么,看着那么多的叔叔阿姨为战胜疫情全身心付出,我心里暖暖的。
2月15日,迎来了鼠年的第一场雪,往年下雪总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如今因为疫情我只能远远地观赏这场雪景,而我知道,爸爸和很多叔叔阿姨们在这个雪夜冒着凛冽的寒风,顶着漫天的大雪依然奋战在一线,真希望这场雪能够带走疫情。
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,爸爸,静候您的归来!
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