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419阅读
  • 0回复

假如我已长大-金陵小学-许云岚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— 本帖被 njrbxjz 设置为精华(2020-03-23) —

假如我已长大

金陵小学六(8)班 许云岚 指导老师 熊师

sss

我坐在那把大摇椅上,身子摆来摆去,鼻子闻着菜香,眼睛直直地盯着家中的那个老吊钟,时间似乎故意和我作对——走得慢极了,期待、焦急一齐涌上来。终于,我的母亲端了一大盘饺子上了桌:“吃硬币,走大运!”我们一家人坐在桌前,多么温馨美好!自从我从医以来,已经有七八年没能在除夕之夜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了,今天,是多么幸福啊……

sss

忽然,老吊钟、爸爸、妈妈,还有那个大摇椅全都不见了。我打了个激灵,霍地站了起来,望了望四周,我正在一个冷清的过道里,这里是我们医院隔离区的走廊,而我则是一位呼吸科的医生,从新冠肺炎疫情发作至今已有一个多月了,在这期间,我们整个科室都在夜以继日地工作着。今天轮到我值夜班,忙活了一个晚上,刚刚坐在椅子上喘口气的功夫我居然睡着了,还做了个梦。此刻,我心中对亲人的思念、对病毒的恐惧以及工作带来的疲惫交织在一起,脑子里像塞进了一团乱麻,理不出一点头绪。我深吸口气抓住一间病房的门把手,打开门走了进去。

sss

有部分患者睡不着,我面带微笑地与患者交谈,竭力地去安慰他们,把自己的种种情绪深深压入心底。因为,我是一名医护人员,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患者康复。如果连我们都没有好的心态,病人又将会怎样?

sss

终于,所有患者都检查过了,一切稳定,今晚还有三位患者治愈出院了。我嘴角上的一丝微笑支配着我的四肢走出了隔离区。我脱下了隔离服,摘下口罩,我的脸上印上了一道道红杠,鼻梁上了也多了一个伤口,这对我来说已经再正常不过了。我的同事们都是如此。

sss

我拖着疲备的身躯走回自己的一间小宿舍里。我轻轻坐在床上,拿起手机。朋友圈里不是往年的新年祝福。“中国加油、武汉加油,白衣天使加油!”这是我看到最多的话语。全国人民对我们医护人员以及国家的信任胜过一切,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认真、负责地对待每一位患者呢?热血一下涌进我的心头,是国家和人民给了我勇气和信心。我们宁死也应去保护好我们的国家,与病魔血战到底!

sss

我放下手机,抬起头望向如眉的新月挂在蔚蓝的夜空,似珍珠的星星稀疏散落在它的周围,星月互照,相映生辉。我望着其中的一颗离我最近的星星,衷心地许下了我的新年愿望:我愿生病的患者们都能被尽快地治好,所有像我一样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友们都能与家人早日团聚……
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